LG手机的最后之作:别致的双屏设计用户为何不爱?

  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4-07-03 02:38

  e星体育官方网站“这堆东西到底哪里有不同了,不全都一个样?就像是从同一个模具里刻出来的。”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几台新机,同事无可奈何地吐槽道,“记得以前,每次新手机发布,起码大伙还能整一整活。现在呢?全都是大屏幕、多摄像头,连颜色都差不多,这几台甚至就是一模一样的!”

  确实,回顾过去,我们不难发现,在直板智能手机的“最优解”形成之前,那些年的手机设计充满了想象和创造力。

  但是,即便在这样无趣的“末法之世”中,依然会有一些厂商推出前所未见的产品,带来一丝清新的空气。它们不甘于只做市场的追随者,即使这意味着要走上一条孤独的道路,即便可能既不叫好也不叫座,即便这款产品可能会成为压倒厂商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2020年9月,LG移动在韩国举行新品发布会,正式发布旗下首款旋转双屏智能手机——LG Wing 5G。

  该机是LG当时全新开设的Explorer Project产品线下的首款产品,主打开创性、实验性,可谓是LG移动的最后一搏。

  由于时间关系,Explorer Project的结果大多数数码爱好者应该都知道了,但是因为产量不足的缘故,LG Wing这款“最后之作”的价格在二手市场上却迟迟下不去,让我实在不忍心下手。

  就这样盼望着蹲守着,现在LG Wing这台洋垃圾在海鲜市场终于降至900元以内,作为市面上唯一的旋转双屏手机,以及LG公开发售的最后一款智能手机,确实很有必要体验(收藏)一下。

  于是乎,在这篇评测中,我们将深入探讨LG Wing的每一个角落,体验一下这款设备能够带给我们的惊喜和乐趣。

  早在2011年,LG率先推出了以3D为卖点的Optimus 3D/Thrill 4G,该机不但可以显示裸眼3D内容,两个后置摄像头甚至还能让消费者创建自己的3D内容,但是因为技术不成熟、价格高昂的原因,该机寿命周期极短。

  2016年,LG继承了Google Project Ara的设计思路,率先推出量产型模块化手机LG G5,该机拥有独特的铝制底盘和模块化设计,原计划提供许多功能的模块供用户替换,只可惜最后因为销量不佳,生命周期内拢共也就推出了两个模块,这个概念也就此作古。

  除此以外,我们还能从LG的产品库里面看到第一款采用柔性屏幕的LG G Flex,首款采用不锈钢边框的LG V10,以及用副屏幕配件来实现折叠屏使用体验的LG G8系列等产品。

  还记得在科幻电影《钢铁侠》中,小罗伯特.唐尼曾使用过的旋转屏手机吗?这款手机也同样来自LG,型号为LG KD876,发布于2008年,在电影中,托尼还曾用这部手机来与反派进行视频通话,极具科技感的场景引发了一阵抢购的小。

  此后数年,旋屏手机一度成为日韩手机的标志性特征,诸如夏普9110C等日系手机也一度在国内取得过不错的成绩。

  直到2020年,LG数码为了自救推出Explorer Project。旋屏手机这种产品设计才得以重新回到消费者的视野中。

  不同于过往介绍的很多另类手机,在不展开的情况下,LG Wing的产品设计其实是非常现代且常见的。

  我买的是名叫极光灰(Aurora Gray)的版本,说是灰色,其实更接近于黑色亮面玻璃,好看倒是好看,就是非常容易沾染指纹。

  除了极光灰(Aurora Gray),还有价格更高的幻境蓝(Illusion Sky)配色,这也是前两年在OPPO Reno、vivo S系列上常见的一种配色,从不同角度看会呈现不同的颜色,磨砂渐变工艺处理过的后盖,手感上应该也会更出色一些。

  正面嘛,正面是一块6.8英寸20.5:9的POLED曲面屏,和LG Velvet以及LG V60 ThinQ完全一致的屏幕规格,这也就意味着上下巴大黑边、FHD+分辨率和60Hz刷新率,放在2021年也是跟不上时代的产品规格。

  不同的是,由于采用了升降式摄像头设计,这块屏幕是完整无缺口的,看着实在是太爽了。相对修长的屏幕比例,算是对上了我这个索粉的电波,也能在屏幕上看到更多内容。

  这块副屏的尺寸为3.9英寸,分辨率为1240×1080,刷新率则是和主屏高度一致的60Hz。1:1.15的比例,意味着这块OLED副屏在观感上无限接近正方形,与主屏幕形成一个T字形的结构。

  实测,在使用右手的情况下,翻出LG Wing副屏的动作非常流畅,只需向侧面轻推,助力结构力就会将屏幕旋转到新的位置,同时你的主屏也会自动切为横屏,用户单手就能操作打开和关闭双屏。

  既然给自己的设备鼓捣了个双屏,那么LG Wing的核心卖点自然也就放在了“双屏”的使用体验上。

  简单举个例子,你可以上面看视频下面玩游戏,也可以分别运行两个游戏,上下左右,你能想到的基本可以实现。

  在能用的情况下,独立模式的体验其实蛮有意思的,Youtube可以边看视频边刷评论,副屏可以调节音量,快进暂停什么的,打开视频后,则会自动在主屏播放等。

  问题是,除了官方预搭载的Youtube、X和Naver Whale浏览器外,目前没有多少软件可以适配这块“T”形的双屏显示特性。

  游戏也是如此,适配过的《狂野飙车》可以用副屏显示地图,显示游戏工具,截截图,调整下分辨率什么的,其他游戏就没有这个特征了。

  它们可以在兼容模式下运行,这时候没有运行应用的副屏幕就可以显示控制中心,或者打开触控板,副屏会变成触控区,在副屏点击对应鼠标的单击,副屏两指滑动对应鼠标拖拽,副屏两指放大、缩小对应主屏的放大与缩小。

  日常使用中,LG这个类原生系统的动画有点迟钝,打开开发者选项后调整至0.5倍速会相对跟手一些。

  使用分屏应用的话,实测边刷酷安边看视频,倒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卡顿,分屏会卡顿的应用,单开的时候也流畅不到哪里去。

  《巅峰极速》《崩坏:星穹铁道》中低画质勉强能玩,发热量不小,高画质《英雄联盟手游》倒是能有60帧左右,应付轻度游戏负载问题不大。

  LG Wing的相机模组设计并不出格,有点像OPPO Reno系列早期的设计,整个模组盖板都做了镜面处理,使手机后盖的一体性更强,搭配上整齐罗列的后置三摄,质感相当不错。

  实测日间拍照,成像色彩略寡淡,细节还可以,观感比较还原,简单拍摄一些白天的人文风景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  再看看夜景,三星GW1的进光量确实不太理想,虽然LG的夜间模式有助于缓解这种情况,但它会损失额外的细节,以换取更亮的照片,最终成像就是2020年常见的那种”日夜颠倒“的效果。

  不过呢,虽然它看起来确实像一个真正的云台支架,你也可以通过电子移轴按钮实现类似的画面操作,但这项功能的实现几乎完全是基于软件的,相机不会像实际的云台支架那样在不同的轴上旋转以保持到位。它只是在广阔的视野中使用数字裁剪。

  此外,在该模式下,LG Wing仅能拍摄视频,而且仅能通过那一颗12MP 1/2.55英寸的超广角镜头(LG表示它有一颗特殊的「Hexa Motion Stabilizer」传感器用于稳定)进行拍摄,录像最高画质也仅支持1080P。

  对比起同年Vivo X50 Pro这种“真”云台,LG Wing的云台模式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。

  续航方面,得益于骁龙765G的省电特性,只要别长时间使用双屏模式,4000mAh的电池也能获得不错的续航能力。

  该机在发布时售价高达109万韩元,约合人民币6360元,价格完全对标iPhone 13,是同配置安卓产品价格的三倍有余。

  昂贵的价格、平庸的配置、有待完善的软件生态,再加上LG移动岌岌可危的境况,结局似乎早已呼之欲出。

  就这样,2021年4月5日,LG宣布将关闭其手机部门,并停止生产所有剩余设备,这让这款产品成为LG移动的最后一款手机。

  在我看来,LG Wing的失败存在着多重原因,其中最根本的问题,在于猎奇的产品形态为软件适配带来的困难。

  虽然用户希望看到更多设计新颖且具有明显差异化的产品,但对于开发者、供应链而言,这些设计反而是不友好的,这意味着应用需要单独去做适配而不是用一个标准去分发,而一旦产品过于小众,缺乏了开发者的应用适配,就无法保证用户在日常软件上的基本体验,自然很难吸引到用户去购买它。

  成为这款产品最好的代名词。在我看来,LG Wing的出现,是LG在智能手机领域勇于创新的证明。

  它可能不是一款完美的设备,但它在设计上的独特之处,足以让它在智能手机的历史长河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  如今,褪去铅华后,在二手市场,由于高度的可玩性+低廉的价格,LG Wing成为一部非常受欢迎的“洋垃圾”产品。